另类小说

我的FOOTJOB史

网络2018-12-12 17:28:39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1、刘姐的美脚

那时我才18岁,是一个冲动的年龄,也是一个无知的年龄。那是一个暑假,我正好高中毕业。因为考上了大学,所以父母允许我自己一个人到上海去玩,正好表姐也在上海交大念书。她和同学相约去了秦皇岛玩,我正好可以去她住的地方住。(表姐是租的租赁房)

临上火车的时候,爸妈免不了要叮嘱几句,我的心已经飞到上海去了,哪里还有心情听的进去。头象鸡吃食似的点呀点的。一上火车,我一看。旁边的床位没人,只是床边丢了一双高跟鞋,还有一双丝袜在里面,揉成一团。我把行李扔在床上,一屁股就坐下。我好没坐稳,门开了,我父母又跟了近来。

「要注意哟,火车上的东西不干净,少吃点咯!」

「车上的坏人多哟,注意皮包哈。」

「哎呀,床好脏哟,来,幺儿,我给你扫有扫。」

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远门,父母担心是应该的,我也不忍弗他们的好意,站起来让他们做吧。

这时,门开了。进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少妇,烫了个卷发,薄薄的嘴唇,一双桃化眼,穿着一条短裙,花的。脚上穿着一双拖鞋,白白的脚趾上涂了兰色的指甲油。她先是楞了一下,然后对着我们笑笑。这时妈妈已经把床弄干净了。她一见有人,立刻凑上去说:「小姐,我儿子是第一次出远门,麻烦你在火车上照顾他一下,他小,不懂事。都是重庆人晒。」说完,马上从我包里那出几个香蕉递了过去。

「不客气,没事的。我是去上海看我老公。他也是去上海吧,你们放心,我常坐火车的。」少妇狐媚的笑着说。

「我叫刘云,叫我小刘好了,你叫我刘姐吧。」说完,她退掉拖鞋,睡上床,拿起一本杂志看了起来。

我爸妈还想说两句,被我半推半送的「请」了出去。我长长得舒了一口气。火车慢慢的开动了,我还看见父母三步一回头地看着我。我做了一个再见的姿势,挥了挥手。

这时,我回头一看,那个刘姐已经把杂志扔在了一边,头朝里睡着了,我想大概是太累的缘故吧。她穿着的那条花短裙,因为身子呈弓型的原因,向上兜起,露出了雪白的大腿,很白。她的小腿很匀称,踝关节细细的,脚上的血管都看的见,嫩白的脚趾一个个的。她的脚底板,也是很漂亮的。足弓的肉很嫩,因为弯的缘故,所以呈现出一层层的皱文。脚后跟因为经常走路的原因,有一点点发黄,皮硬硬的样子。五根脚趾下面的地方,有一点点掉皮,也许是「香港脚」的原因吧。


我的FOOTJOB史

这时我才发现,我们坐的这间软卧,只有我和刘云两个人,这时,火车已经开始加速了,哐当哐当的声音让人混混欲睡,我看着那双美脚,慢慢的和上了眼。

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我睁开了眼。天已经黑了,车厢的15瓦的灯已经打开。「铁路上的人真节约,15瓦的灯基本上没什么用。」我撑起身子,看见刘姐已经睡得四平八稳的。她平躺着,由于太热的缘故吧,她的短裙已经遮不住了,裙子的下摆已经让内裤露了出来。她穿的是一条兰色的内裤,有一点点镂空花边,还露出了一小绰的阴毛。这时候,我的阴茎不禁有些冲动起来,我穿的是一条运动球裤,很方便,于是,我的手掏出我的阴茎开始套动起来。这时,刘姐动了一下,我吓了一跳,赶紧把手缩了回来。原来是她翻了个身。她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。

我大起胆子,叫了一声:「刘姐!」没反应。我的胆子又大了些。然后我坐了起来。慢慢的移到她的床边。我蹲下来,把眼睛凑的很近,开始观察她的阴部。这时,我想起门还没有反锁,于是我将门反锁了之后,又回到了她的床边,这时,我听见她的鼾声很均匀。我把我的手移近她的阴部,轻轻的触摸着。慢慢地,我觉得她有点湿了,但是她还是一样鼾声均匀。大概是太疲倦的缘故吧。为了保险起见,我碰了碰她的小腿,还是没反映。我心中一阵狂喜。

我蹲在她的阴部后面,用手指轻轻的按着她的阴部,慢慢的揉着,几分钟以后,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一片。我才不甘心这样。于是我将我的舌头也凑了上去,这是我第一次舔女人的阴部,涩涩的味道,有点咸。又过了几分钟,刘姐还是没动,我的胆子更大了,但是我又不敢太造次。可是,我的口瘾过了,实际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呀。这时,我站起来,坐在她的脚边。开始摸她的美脚。

我把我的腿放上床,这样,她的美脚正好放在我的阴茎下,于是我从球裤里掏出我的小弟弟,因为开始我一直在套动的原因,它已经迫不及待了。龟头上分泌出的黏液已经慢慢的冒出了马眼。我还是有点怕,怕她万一醒了,这个场面怎么收拾。但是,情欲站了上风。


我的FOOTJOB史

我慢慢的移近美脚,我的阴茎已经勃起了很久了。龟头上全是黏液,我用手指涂了一些在刘姐的美脚上,由于灯光的原因,闪闪发光。我终于忍不住了,将我的龟头顶了上去。龟头刚一接触美脚的一瞬间,我的头象炸的一样,好舒服。滑滑的,我看见我的龟头和美脚的嫩肉接触的点,兴奋到了极点。

我开始动了,我握住我的阴茎,来回地在刘姐的美脚上摩擦,慢慢的,分泌的黏液越来越多,她的美脚底基本上全是我的黏液。看来刘姐的美脚今天是被我奸定了,她还是没醒。我用龟头的下部来回地摩擦着她美脚的嫩肉部分,由于我的包皮还没有割,每次包皮上合下翻的时候,快感的冲击令我澎湃万分。我觉得我快要射了。

「不行!」我告戒自己。这么刺激的游戏不能就这么快结束。

于是,我忍了忍。我又想到了一个在美脚上泄欲的好办法。我将黏液涂在她的大趾和二趾之间,然后将我的龟头顶在上面,慢慢的往里面挤。这个办法好是好,但是容易把刘姐弄醒。管他的,赌个报应吧。于是我开始将黏液弄在趾缝之间,这时候,她的美脚由于被我的分泌物涂满,亮亮的,好性感。我慢慢得将龟头顶上去,一点点的把龟头往里面塞,真是天助我也,刘姐的鼾声比刚才还大了,我想也许是她正做梦有人在给她按摩 吧!当我的阴茎塞进去一半的时候,我的包皮被她的美脚趾的嫩肉刮的好爽,我来回的做活塞运动,她的双趾被我的阴茎分得很开,我已经完全的陶醉在这种脚淫的运动中。这时我的阴茎完全被她的美脚趾夹住了,我再次来回地抽动。另一只手,抚摩着她的另一只美脚的嫩肉。我的阴茎有节奏的抖动,我知道我快不行了。于是我加快了抽动的频率。

这时候,我从美脚的趾间抽了出来。又开始在她的美脚嫩肉上摩擦,来回来回……美脚嫩肉上的皱纹刺激着我的龟头,我的马眼慢慢的张开,哝哝的精液打在刘姐的美脚中央,我下身不停的抖动,一汩汩乳白色的液体从马眼里急射而出,慢慢的流在美脚的嫩肉上。我还在摩擦着,还有些残留的精液徐徐的从马眼里涌出来,我挤了挤。这时我的全身完全没了力气,轻轻的喘着气。我还意犹未尽。我将龟头又在刘姐的美脚上摩擦了几下,狠狠地顶了一下。最后一点透明的液体从马眼里冒出来,流在了那双美脚上。


我的FOOTJOB史

我慢慢的下了床,拿起手巾纸将刘姐脚上的精液慢慢地拭掉,由于精液太多了,有一部分流在了床上,我不得不,又拿了一合手巾纸来用。

善后工作完毕了,我回到我自己的床上,才开始敢喘着粗气。回味着刚才那一幕,我不禁又掏出我的小弟弟来,由于刚才的激烈活动,它软软的耷拉着,还一跳跳的。我转身看了看刘姐,她还是那种姿势。她的美脚依旧是那么的性感。由于疲劳,我的眼睛很快的闭上了。那晚我睡得挺开心,还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又干了刘姐的美脚,好爽!!

(于是我的FOOTJOB史就这么开始了,令我每想到的是,在这列火车上,居然还有令我更想不到的事情将要发生,这就是我要告诉大家的关于我的第二个FOOTJOB的故事——真正的脚交)

2、真正的脚交

轰轰的火车慢慢得停在一个小站上,我由于昨天晚上的放纵,今天起得很晚,我醒的时候,刘姐没在,我想大概去洗脸去了。我揉了揉朦胧的眼睛,拿起表看了看:10点半。我向窗外看去,站台上没几个人,几个另散的食品摊的老板在一起聊天,几个旅客还在和一个卖矿泉水的老头讲价。

这时,刘姐开门进来,我一楞,突然说不出话来。心里蓬蓬直跳。我想起昨天晚上我在她的美脚上干的好事,我不禁底下头。这一底没什么,我又看见了昨天令我陶醉的那双脚,还是那么的白,那么的嫩。

这时,一张毛巾递了过来:「洗洗吧,我的毛巾,新的,我本来是用来洗脚的。我看了你的东西,没有毛巾的,来。」

刘姐边说边把毛巾塞在我手上。然后坐在我身边,我很不自然地接下毛巾,胡乱在脸上抹了几下。站起来准备去搓毛巾。

「我来吧,一看你就是没做过事的小子。」

我忙说:「不用了刘姐,我自己来。」

「叫你放着就放着嘛,等会儿,我要去洗个脚。顺便帮你洗了。」刘姐不由分说,把毛巾抢了过去。

她一便看着窗外一边说:「怎么今天脚上黏糊糊的,是什么呀?」

这时,我忙岔开话题道:「怎么我们这个包厢没人呢?」

「现在这么热,谁来坐火车呀?包厢的价格不是和坐飞机差不多了吗?」

「那你为什么要坐火车呀?」我不禁问她。

她笑着望着窗外,说:「因为我和我老公是在火车上认识的。」

这时候,汽笛响了,我们结束了短暂的交谈。她拿起毛巾上洗手间去了。当她出门的时候,我看见她的屁股一扭一扭的,那双美脚的后跟又闪现在我的脑海里。昨天夜里我的龟头在美脚上来回摩擦的情景再次浮现。火车开动了,外面开始嘈杂起来,可能是有人上车吧,我想。

这时候,说话的声音好像挺在了门口,外面有人在说话,我正想出去看看,门「哗」的一声开了。我见刘姐拿着两条毛巾进来,后面还跟着一个女的。我仔细一看,吓了一跳。

原来那个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,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样子,穿着一条短得不能在短的短裤。上身穿了一件吊带背心,还是纱的。连里面的胸罩都看的见,是黑色的。眉毛和眼睛都画得像个鬼一样。一进门,大大咧咧的坐在刘姐的窗上,把一个背包往上铺一扔。眼睛直直地盯着我。

「你不是才说没人吗?说不得哈?这是我们的室友。」刘姐笑嘻嘻的介绍。

「我叫童乐,你好。」我点了点头。

「你好,小朋友,我叫李洁。」她看也没看我,自顾自地说。

我皱了皱眉,刘姐又是笑嘻嘻地对我摆了摆手,意思叫我别理她。我点了点头。

「好累呀,我睡会儿。」李洁活动着她的头,一边说着,一边倒在刘姐的床上。

「喂,你这人怎么搞的,这是刘姐的床,你去找你自己的吧。」我有点生气了。

「算了,我睡上面一样的。」刘姐摆了摆手。说完就准备上二层。

我心里鬼火冒,倒不是因为李洁没礼貌,这是小事。但是我今天晚上的「如意算盘」又打飞了,本来我想今天晚上又来一次的。结果……没劲!

李洁上了床之后,很快的就睡着了。我的计划也泡汤了,只好乖乖地躺在床上看报纸,这时,刘姐问我:「小童,一起去吃饭吧。」

我想反正报纸也没什么消息,与其看着这个女人睡觉,不如和美脚姐姐去吃饭也是好的。

「好呀。」我爽快地答应下来。

我拿起皮包就准备往外走,刘姐笑了笑对我说:「不用了,刘姐请你。」

「那怎么能行?刚才还麻烦你替我搓了毛巾。也该我请你吃饭了呀。」

「哎呀,你还小。用的还不是父母的钱。替他们节约点吧。我看你父母挺疼你的,你也该替他们想想呀。就这么说了。」刘姐拉了我就往外走去。

到了餐厅,没什么人,我们随便找了个座位。服务员送上了两杯饮料,刘姐点了几个菜。我们开始吃了起来。这时一个清洁工开始拖起地来。我们自顾自地边吃边聊,很快地,他拖到了我们下面。

「麻烦你把脚抬起来一下晒。」清洁工对刘姐说。

刘姐把她的脚抬了起来。这一抬正好把她的脚趾刚好放在了我穿着球裤的阴茎上,我脑袋立马打了一个冷战。刘姐还没注意到,她的美脚放在了我的要害部位。

「拖得挺干净的。」刘姐看着清洁工做着事。

我把阴茎往前面顶了顶,我真希望哪个清洁工就这样一直拖下去,这样我好再次享用刘姐的美脚。我的头脑里全是刘姐的美脚。真想捧住刘姐的脚干她个痛快。刘姐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和我思想的龌龊。还一个劲地赞赏清洁工的工作态度。很快清洁工拖完了我们的座位。刘姐的脚也放了下去,我们又开始继续吃饭。这下我哪里还有心情去吃饭,满脑袋里都是刘姐的美脚。我胡乱的夹了几块菜,便结束了这次午餐。

回到座位上,我见那个李洁还在睡,但是好像把衣服脱了。盖着一床毛巾被。浑身裹得严严实实的。这时刘姐说:「我休息一下,你呢?」

我说:「我看看报纸再说。」

刘姐脱了拖鞋,露出她那双令我神魂颠倒的美脚上了她的铺。我一脸沮丧地靠在我的座位上,心想这下没机会干她的美脚了,明天就到上海了,今天晚上我又不可能爬上二层她的床位。

我想方设法要满足我的欲望,我又把目光移向了沉沉睡去的李洁。不知道她的脚舒服不?想到这里,又一个计划在我心中产生。隔了一会,我想刘姐差不多睡着了。我翻身下床,径自走到李洁的床边坐下。像昨天晚上一样,轻轻的试探她是否睡着了。见没什么反映。我撩开毛巾被,李洁的脚出现在了我的眼前。她的人不怎样,可是脚还不错。她搽着白色的指甲油,脚趾很长,没有刘姐的脚那么白。但是比刘姐的脚肉要多些,胖乎乎的。脚底板可能是因为经常走路的原因,有点脱皮,还有点黄。我用手指轻轻的碰了碰她的脚趾。


我的FOOTJOB史

突然她动了一下,我立刻停止了动作。但是还是没有醒。我回到座位上,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。因为有了昨天的经验,我决定先把我的小弟弟弄出些黏液。好进行这次脚交。我把我的手伸进球裤里,慢慢的套动。阴茎慢慢地硬了起来,开始分泌出透明的精液。但还是不够多,这时我的性欲高亢,管不了那么多了。立刻坐到李洁的床边,把我的阴茎顶在她正沉睡的脚上。还好,这次她没什么反映。我平躺下,和李洁成69式。虽然火车的床位很小,我也知道这样一旦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。但是顾不了这么多了。

我的身体弯曲着,这样我既可以吻她的脚,又可以和她的脚进行脚交。我用舌头舔着她的脚,闻着美脚的味道,有点酸酸的感觉。我把阴茎卡在她的两脚之间,来回的抽动。慢慢地黏液多了起来,开始还有点痛,是因为黏液不够的原因。后来黏液一多了以后。顺畅多了,我一边干着她的美脚,一边吻着。因为我的阴茎较长,所以龟头能够顶到她的小腿,这样我每次抽动都把龟头顶在她雪白的小腿上。


我的FOOTJOB史

这样抽动了一百多下。我又换了一种姿势。我把龟头从两脚之间抽了回来,然后将龟头横放在她的脚趾之间,由于每个脚趾之间的凹凸,每次摩擦都刺激到阴茎的「G」点,令我高潮迭起。由于昨天晚上的脚交离现在的脚交不久。所以这次的时间比较长。突然我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方法,但是风险也大些。我站起来试探她是否睡的很死,我使劲地摇了摇她的脚,随时准备逃跑。但是她还是没有醒,我又挠了挠她的脚心,她只是发出了一声底底的声音。这下我放心了。

于是我开始了我大胆的计划。我将她的双脚放成脚面对脚面,然后将我的阴茎放在上面,我的双手抱住她的双脚,使我的阴茎被她的两双脚面夹住,这样就成了真正的脚交。我捧住她的脚,阴茎一阵乱动,来回的抽动,脚上的皱皮刺激得我的龟头一阵阵的战动。李洁的脚有点硬,特别当我的龟头摩擦到脚上的老茧时,那种半硬半软的感觉,真是人间一大快事。我看着我的阴茎在李洁的两脚之间挤挤插插,我的阴茎更加的硬了。我加快了动作的频率,抽插得更有力了。我的包皮在李洁的脚上来回的翻动着,我底底的呻吟着,喉间发出野兽般的吼声。

这时,我把李洁的两个大脚趾按住,让它们在我的龟头两侧摩擦,让发黄的老茧和我的龟头进行一次「亲密接触」。我不停地耸动着我的下身,让阴茎在沾满黏液脚尖上磨来磨去。我的动作有点大了。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,这时,我把李洁的毛巾被彻底地掀开,她雪白的恫体出现在我的面前。李洁的上衣和短裤已经脱掉了。剩下是戴着一个兰色的胸罩和一条几乎不能遮住阴部的三角裤,三角裤的底部是透明的,露出了暗红色的阴唇,旁边的阴毛卷曲着。她的大腿有点粗,因此内裤绷得很紧,那阴唇所以看得很清晰。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继续着我消魂的动作。我抬头看看李洁的表情,很安详。我更加肆无忌惮了。

我伸手摸了一下她的乳房,很软。我慢慢的用手指撩开她的胸罩,我触到了她的乳头,我用食指轻轻的揉着。我的阴茎被李洁的脚板夹得很紧,她的乳头开始硬了,原来女人在梦中还是有感觉的。我觉得我快要射了。我分开腿坐正,然后腾出双手抚摩李洁的乳房。我的双手盖在她的乳房上面。温柔地揉着,这时李洁有了反映,她底底得呻吟着,「啊,啊,啊」的叫声。更加刺激着我。一阵阵快感不停的袭来。她的叫声配合着我的耸动,我觉得喉间一阵甜畅,一股液体从我的小腹迸发出来。我知道高潮来了,我的双手加劲。把她的乳房有点揉变形了,看着龟头在她的脚边进进出出。我的阴茎射出的精液打在李洁的小腿上,这次我射的很多,也很远。射精的过程足足持续了二十秒才完。我看见浓浓的精液射在她的小腿上,一点一点的。

好性感,我把阴茎从李洁的脚间抽了出来,有抵在她的脚底板上磨捻了几下,让剩余的精液流出来,这时她的脚和小腿上几乎全是我的精液。看着这种情景,真想把它拍下来做个纪念。但是又没有相机。我只好开始收拾残局,我先将餐巾纸用温水浸湿,然后开始轻轻地搽掉李洁脚上的精液。然后将毛巾被给她盖好,一切收拾完毕之后,我见李洁还是没有醒。我回忆着刚才的片段,心想我还是应该留个纪念品吧。这时,我想弄一块李洁的脚皮下来,这样急可以留做纪念,以后还可以经常满足我的脚交欲。于是我拿出一把小刀,凑近李洁的脚,先选了一片大一点的脚皮,有点黄,还很硬。因为这样她才会没感觉。很快我削了一块大拇指大小的脚皮下来,我放在嘴里试了试,有点咸味。于是我放在内衣的口袋里。这下我终于满意了。

由于接连两天的「运动」,我已经疲惫不堪了。很快我躺下便睡着了,在梦里,我梦见刘姐和李洁她俩一起为我进行脚交,好爽好爽,我射了她俩一身。

【全文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