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类小说

直男与人妖的群p派对

网络2018-12-05 19:56:57Ctrl+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:

夏娜去泰国做手术前,李灯儿张罗着给她送行。那天原本只是一场普通饭局,结果最后升级成一场乱交派对。

夏娜本来就是李灯儿包养的,李灯儿这人口味刁钻,只喜欢没切屌的人妖,所以一直拦着不让夏娜做手术。最后是夏娜自己筹够了钱,梦迪、怡婷、江璇儿几个姐妹也支援了一点。天要下雨,妖要变性,李灯儿拦也拦不住,俩人就和平分手了。那场送别宴也是李灯儿和夏娜的散伙饭。夏娜把自己的闺蜜梦迪介绍给了李灯儿续弦。饭局上李灯儿左拥右抱,一边是夏娜,一边是梦迪,简直是齐人之福。我们起哄着让夏娜和梦迪给李灯儿敬茶,叫“改口茶”,喝完茶李灯儿就管夏娜叫“前任”,管梦迪叫“老婆”。

一般这种饭局以后,大家就去k歌继续喝,最后把不省人事的送到酒店一扔,还能走路的就捉对厮杀。那天散伙饭来了6个直男和3个ts,我是独个儿去的,原本看有没有机会艹夏娜一下,没机会就算了。毕竟夏娜隔天就要飞曼谷,再次见到她就是三个洞的女人了。我一边混在人群里起哄,一边伺机撩骚夏娜。好在李灯儿有了新欢,把夏娜守得不严,我和夏娜眉来眼去好几个回合,估摸着有戏。

吃过饭大家各怀鬼胎地去KTV,还是老地方,老彪开的一个音乐餐吧。老彪的加入立刻让场子活泛起来,他说话嗓门大口无遮拦,一下子就把我单独约炮夏娜的计划搅黄了。我们正唱歌呢,老彪推门进来,身后一个服务员推着小车送来酒和小吃。老彪嚷嚷着:“不行不行!夏娜咱俩还没打个分手炮呢!今晚灯儿和梦迪入洞房,夏娜和我走!”

李灯儿跳起来:“我和梦迪来日方长,我也要和夏娜来一炮。”话音刚落,正在唱歌的金夜也嚷嚷起来:“娜姐我也要!”话筒轰隆隆地震得我耳朵疼。我把酒杯往桌上一顿,也加入了抗议的行列:“娜娜的屁眼儿今晚也有我一份。”也不知别人听没听见,因为韩洋吼得更大声,白浩直接隔着李灯儿越过梦迪扑到了夏娜的大腿上,作抢人状。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夏娜身上,她伸手扯过一支话筒,甜甜地笑着:“好啦好啦大家都有份,今晚娜娜是大家的。”

一群饿狼“喔”地欢呼起来。李灯儿说:“老婆——阿不——前任,你群p的最高记录多少?今天能破不?”夏娜摇头:“今天恐怕人不够呢。上次正好10个。”梦迪说:“娜娜姐,我这根鸡巴也算上,今晚给你助阵。”李灯儿数了数:“8个了,至少还得喊三个。”夏娜连忙推开梦迪:“坏蛋!你那小鸡鸡就留着吧,你帮我伺候他们去!我怕今晚我被这帮色狼活活搞死。”梦迪吃吃笑着躲开夏娜的粉拳。

韩洋在一旁录了小视频,发到我们圈儿内的群里,附上一段语音:“高新区临江北路黄金镖客音乐餐吧,极品人妖夏娜的送别宴,老司机懂得就来。”不一会儿,群里有五六个饿狼说要来。夏娜急眼了:“老娘也要喊人,欺负人是不是?”说着拿起手机打电话叫其他姐妹来。

我们又喝又唱,摇了两轮骰子,有人推开门,原来是老刘牵着怡婷来了。老刘是李灯儿喊来帮着艹夏娜的,怡婷是夏娜喊来帮她分担鸡巴的。由于怡婷一直被老刘包养着,所以这一对儿就来了。

我和怡婷故事最多,圈儿里人也都知道我俩有一腿,所以怡婷一进门,四五道意味深长的目光就投向了我。我和怡婷目光一对视,默契地笑了一下。老刘醋意大发,指着我道:“杰子过分了啊,我还在这呢。”

我赶快给老刘敬酒:“刘总别误会,今天主角是夏娜,你对婷婷的占有权神圣不可侵犯,我今天绝不染指。”

老刘一瞪眼:“操夏娜的屁眼儿也不许和我抢!”

我满脸堆笑:“好好好,是是是,不管插哪个,大哥你都先插。”我心里不爽,只能将来找机会狠狠艹一顿怡婷,把这口恶气找回来。我扭头看怡婷,怡婷吓得吐舌头,笑嘻嘻地暗送秋波。这也是没办法,我的工程上用的电缆都从老刘手里进货,这家伙惹不起。

夏娜喊来了唐娜伊和小池姐妹俩。娜伊刚空降完东京,陪完客人马不停蹄地飞回来,一落地连箱子带人一块儿被彪哥派车接到了音乐餐吧。娜伊一进门就和夏娜尖叫着拥抱:“祝贺你!祝贺你!”在TS看来,变性做手术是一件大事。几个TS围一个小圈热烈地讨论起手术的事情。小池去年已经做完了手术,如今上岸,在南门公园开了个巴掌大的奶茶店和老公过小日子,今晚只送别,不参与我们的群p。我挤进TS堆里听她们聊天才知道,夏娜此次去泰国约的是小池去年的大夫,是生殖器再造手术方面的国际专家。夏娜聚精会神地听小池讲去年她做手术的经历,显得很紧张。

我伸手攥住夏娜冰凉的小手,凑到耳边安慰了几句。夏娜扭头笑着说:“谢谢杰哥。”突然我腰上剧痛,回头看见怡婷不动声色地坐在我斜后方,使劲掐我呢。这小妮子!吃醋呢!我伸手要去摸怡婷,白浩扔过来一个橙子打在我身上:“哎哎哎!Jason!嘎哈呢嘎哈呢?到你了,骰子还是猜拳?”

又喝了一轮,我手机震动,掏出一看三四个未接电话,原来是工地上出了状况,一辆叉车作业时侧翻,不大不小的事故。我懊恼无比,只好忍痛抽身去工地。等把工地上的状况处理完已经快零点。我怕错过轮奸夏娜的盛宴,急忙给他们群发消息问在哪。过了好久,白浩才发来一个定位,这帮人换了地方,都转移到了鹿岛的一处别墅。我不敢用工程上的车怕影响不好,叫了个滴滴奔赴鹿岛。我给怡婷也发了消息问在哪,怡婷很久才回消息——一段自拍小视频,嚯!这场面真香艳,怡婷口含一根不知何人的鸡巴,背后一个毛茸茸的洋鬼子正在努力捅她。镜头一转,老刘趴在夏娜的屁股上气喘吁吁,夏娜又在韩洋胯下吸吮,夏娜身子下面,一根小小的鸡巴前后晃动不止。

到了鹿岛别墅96号,我认出这是李灯儿的一处房产,大门紧闭,窗帘都拉着,密不透光,隔音极好。不知情的人绝对猜不到屋内正在上演多么劲爆的场面。我拨通李灯儿的电话,他正喘着粗气:“上来!”然后叽里咕噜吼了几句洋文。不一会儿一个洋人跑出来给我开门,和怡婷视频里的还不是同一个人。我暗自纳闷:李灯儿从哪弄来的洋鬼子?

进了两道门,一楼客厅里摆着大大小小十几个收纳箱,每个收纳箱里扔着几件衣服和裤子。我来到二楼,空气中弥漫着淫乱的气息。二楼是一间大厅和三个小间,大厅里起码有二十个人,除了KTV里原班人马十几个,还多了几个认识的和不认识的。三个洋鬼子不说英文,李灯儿介绍说是他在萨哈林斯克倒腾原油时的哥们。怎么会这么巧,刚好有三个能搞人妖的毛子从俄罗斯飞到F城来参加夏娜的淫乱大会?难道李灯儿早就筹备着要玩群p,老彪的提议只是误打误撞?

“你先去洗澡!亚历克斯搞完你换上!”李灯儿指挥着。旁边沙发上躺着三四个休息的,鸡巴软塌塌,估计刚射完。我直接去二楼的浴室,一推门却发现金夜坐在马桶上,梦迪跪在她面前正在吞吞吐吐。金夜红着脸说:“杰杰杰杰哥好——我我我有点紧张,请小迪姐姐帮我弄硬。”我只好上三楼,敲门确定没人才进去。洗完澡擦干,衣服团成一团塞进随便一个卧室里,赤裸着,只拿着手机下楼。二楼大厅茶几上扔着四五盒套套。我找了个中号的肛交套戴。旁边怡婷身上已经换了人,她斜倚在一个小沙发上,满脸精液,扯了一大把纸巾正在擦拭。胯下跪着个男人在为怡婷口交,看背影好像是王东。那个先前操她的毛子不知何踪。

夏娜撅着屁股站在沙发背后,弯腰扶着沙发靠背,另一个洋鬼子,大约就是那个什么亚历克斯正在后入式插她肛门。她脸蛋儿通红,头发被汗水站在脸上,皱着眉头呻吟。

李灯儿从一间卧室走出来,一边走右手还在柔软的阴茎上撸弄。他招呼我:“来来抽根烟,你等会儿,亚历克斯搞完换你。”我接过烟问:“这是第几个了?”李灯儿回答:“操娜娜屁眼儿的第八个,给娜娜口交的四个,吃鸡的第九个了。你怎么才来?”

李灯儿说了个“吃鸡”,旁边大沙发上躺着的三个休息的小伙子突然亢奋起来:“吃鸡吃鸡!开黑了!”我大惑不解,白浩举起手机解释道:“杰哥,我们年轻人的游戏,你不懂。”王东吐了怡婷的鸡巴说:“吃鸡等我!”其他人不屑地说:“好好吃怡婷的鸡去!我们先匹配着玩。”

菲菲赤裸着从一张竹榻上跪立起来,说:“哥哥们开黑可以带我吗?”老彪从后面一把捉住她:“开个屁!屁股撅好!彪哥要进来了!”

还没轮到我,我就四处溜达,看其他人在干嘛。大厅里王东和怡婷激战正酣,老刘躺在娜伊怀里在接吻。白浩、周强和一个诨名大B的一起挤在沙发里,都在玩手机游戏。另一个沙发上,韩洋和一个毛子正在前后夹攻冯小美。冯小美背后,金夜羞答答地站着,阳具耸立,准备找个机会替补。大厅旁边一个卧室门开着,进去一看,呵!梦迪正在和先前给我开门的那个洋人小伙儿在69呢!旁边还躺着一个人,一边撸管一边观看,这人也是本地TS圈里的活跃分子,自称“二十公分托马斯”,经常在群里发自拍。

再推开一间卧室,看到先前操过怡婷的那个毛子跪在床边地上,床上躺着的是江璇儿,毛子正在裹江璇儿的阴茎。江璇儿身子上方跨立着的是李灯儿的一个堂弟,我们都喊他李小灯儿。李小灯把鸡巴插进璇儿的乳沟。璇儿抬起头喊道:“杰哥!璇儿忙着!等会再伺候你!你去看看梦迪姐身上是不是有空?”

我想去撩骚怡婷,怕老刘吃醋。想去撩骚娜依,又看她忙着不好意思打断。想去撩骚梦迪,梦迪也忙着。只好又转了一圈,去酒柜那里。酒柜后面一个不太熟悉的ts正跪在地上,旁边站着三个小伙子,那TS轮流吃他们的鸡巴。我加入他们的行列,其中一个小伙子认出我,打了个招呼:“杰哥不记得我了?我是呆呆!”我真有点想不起他,茫然地摇了摇头。“哎呀!你看你!就上次娜娜十连战那会儿!”

大半年前李灯儿也组织过一次群p大战,夏娜创下了10连战的记录。当时人群里有这个呆呆。呆呆给我介绍了另外两个小伙,跪在地上的这个小人妖名叫林然,是本地TS交流群的成员,一直被家人软禁着,今天偷偷跑出来给夏娜送行。林然女相初具,骨节还有点粗大,戴着假发,妆画得马马虎虎。看样子服药断断续续,雌激素长期不足。几个小伙子谦让着把我推到前面,林然跪着给我欠了欠身算是打了招呼,然后环抱我的臀部,把阴茎吞下。林然口活一般,齿感较重。我努力表现出很享受的样子,毕竟药娘都不容易。

这时李灯儿走过来,指挥呆呆和另外一个小伙子去助阵梦迪,原来梦迪被那个洋人口射了,屁股空了出来,李灯儿喊呆呆去插梦迪的屁股。李灯儿对林然说:“林然你来插我,阿福你去插林然,咱们三个玩六角怪!杰崧你去夏娜那里,亚历克斯完事儿了。”说完他趴在酒柜上,高度刚好够着林然的胯部,林然起身,听话地去响应李灯儿的姿势。那个阿福连忙帮着给林然撸管好让她硬起来。

李灯儿常年赞助潦倒的人妖,估计林然也拿过李灯儿的钱,所以特别乖巧,唯李灯儿马首是瞻。我回到大厅,正看到夏娜正在把亚历克斯的龟头舔干净,旁边白浩和大B在起哄:“吃下去!吃下去!”想到夏娜曾经和我接过吻,我不禁有点作呕。这嘴,我以后再也不碰了!

夏娜精疲力竭,我把她抱起放在茶几上,金夜和白浩帮着把茶几上杂七杂八的东西挪开。“你想咋弄?”我问夏娜,夏娜摇摇头:“听你的。”我把夏娜腿分开,摸了摸她的肛门,皮肤松弛,她轻轻叫了声:疼。我就挤了一大坨润滑液抹上去。我问夏娜今天打算接待多少根鸡巴,她回答:“别管次数了,让所有老公们都尽兴。”

我说:“那我就正面肛吧,这样你也轻松点。”茶几有点矮,我就半蹲着,有点费劲。慢慢把阴茎捅进夏娜的肛门,里面十分宽敞,稍稍停顿一下,用手撑住茶几两个角,然后有节奏的抽插。随着我的动作,夏娜的身躯在茶几上一前一后的抖动,胯下的阳具也甩在我小腹上,轻轻拍打我的皮肤嗒嗒嗒响。我看金夜还在旁边站着,就招呼金夜过来:“你去操娜娜的嘴。”

往常和人妖做爱,我一向注重两人的互动,一定要慢慢寻找对方肛门里最敏感的点,用龟头刺激她的前列腺,这样才能让对方达到后庭高潮。但是今天不同,受到气氛的感染,人们只追求做爱次数和人数的恢弘,丝毫不顾及人妖们的感受,是直男一边倒的盛宴。我看着夏娜筋疲力尽的样子,有些于心不忍,于是问她:“今天玩得尽兴不?”她有气无力地点点头:“娜娜已经很开心了。”我用手拨弄她的阴茎,她叫了一声:“杰哥,不要,疼。”娜娜的阴茎疲软无力,上面沾满了粘液,不知是她自己射的精液还是别人的精液,抑或是润滑液,以及其他什么体液。

白浩说:“杰哥你来之前,娜姐已经射了五六回。”

我大吃一惊:“草,你们也真够狠心的。”

白浩笑道:“反正过两天娜姐的阴茎也是要割了的,大家都说要物尽其用,抢着要玩她的下面。”

我问:“你玩了没?”还没等白浩回答,李小灯抢着说:“哈哈哈哈,耗子当然玩了,吃得可香了,你说是不耗子?娜娜的精液耗子一滴都没浪费,舔得干干净净。”白浩说:“哪有!我吃的都是锅底,正餐都被李总兄弟俩吸干了,我葛那哈干嘬了半天,啥都没嘬出来!”

我问其他人:“我前面还有谁?”大家七嘴八舌的告诉我:“杰哥你是第九个,小弟们左等右等你不来,只好先操了,实在对不住。李总先让娜娜姐操了他的后面,然后兄弟们就前后夹攻,娜娜的两个洞一根棍儿一分钟都没歇着。你后面还有四五个小兄弟排着队等呢。今天大家说好了,轮奸娜娜姐是正餐,不管哪个洞,每人都要来一次。搞其他ts都是配菜,不计入总成绩。”

白浩和韩洋口齿伶俐,三言两语汇报完,怡婷笑着说:“杰哥先过娜娜姐那一关,等会儿有力气的话婷婷可以伺候你一次。”其他人哄笑道:“婷姐!你把杰哥守得太紧了吧!你和杰哥还没日够呀?都老夫老妻了!让杰哥尝尝别的妖精吧!”

大B说:“那边有个叫林然的小妹妹,还嫩着,杰哥可以调教调教她。”

我一边抽插夏娜的后庭,一边把她的阴茎攥在手心里轻轻上下套弄,夏娜迷离地看着我,呻吟道:“杰哥轻点,娜娜的鸡巴已经被你们玩废了。”撸了十几下,丝毫没有勃起的反应,看来真的被这几个饿狼掏空了。

李小灯递给我一个东西:“杰哥,用这个,准能弄硬。”我扭头一看,是个电动跳蛋。接过跳蛋,打开开关,频率直接调到最大,我把跳蛋和娜娜的阴茎一起捏在手心里。娜娜惨叫一声,不住地扭动身子,好像一条捞出水池的鱼。跳蛋的震动随着娜娜的阴茎和会阴传递到她的直肠,我的龟头也敏感地捕捉到震颤,酥麻酥麻的,十分舒服,便加快抽插的力度。守候在娜娜嘴边的金夜也配合我的节奏,把他的阴茎塞进娜娜嘴里,令她呜咽呻吟。

不一会儿夏娜的阴茎就慢慢变得硬了些,她扭动着用手阻拦我的胳膊,表情变得痛苦。不远处的沙发上怡婷有些不忍心,劝我说:“杰哥哥,你对人家娜娜温柔点嘛,这不像你平时的风格。”我扭头看怡婷,她身上已经换了人,只见怡婷趴在罗汉榻上,周强骑在她屁股上努力耸腰,王东跪在地上正在用一大团纸巾擦拭下体。大概因为酒精的作用,我变得有些不是自己,怡婷的话反倒刺激了我的兽性。怡婷今天已经被多少人操过了?至少有王东、白浩、周强、还有两个毛子——想到这里,我有些吃醋,更加用力和更加快速地套弄夏娜的阴茎,夏娜的嘴被金夜的阴茎塞住,发出呜呜的哭声。哭声让其他的男人们更加亢奋。周强嚎叫了一声,抡起手掌“啪啪啪啪”地打在怡婷的屁股上,阿福低头咬住了林然的脖子,白浩抓住梦迪的两只手反扭在背后,三个毛子把江璇架在空中,把两根粗壮的阴茎一起插进璇儿的肛门。菲菲和娜伊在地毯上摆成69式,呆呆和王东用手指和震动棒伸进她俩的后庭……

李灯儿示意呆呆切换了大厅的灯光,像夜店一样疯狂地闪烁,音乐也换成了刺耳的重金属。

又撸了不知多久,夏娜的阴茎从我手中溜走时,我才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射了,手中只剩下湿漉漉的跳蛋。沾着人妖的精液的跳蛋让一些人兴奋起来,一个毛子伸手索取跳蛋,我递给他,他先陶醉地舔了舔跳蛋上的液体,然后把这个嗡嗡作响的机器塞进梦迪的菊花,白浩再把自己的龟头插进梦迪的直肠。白浩表现出陶醉的表情,痉挛着站立不稳,梦迪也颤抖着快要倒下。和白浩搭档的那个毛子架着梦迪让她不要瘫倒,另一个毛子刚刚把精液射在江璇儿的脸上,随即转身蹲到梦迪脚边,仰头叼住了她的阴茎。另一边老彪也发出了低沉的吼声——他和林然面对面站着,把两根阴茎同时捏在手里打飞机。再远一些,我能看到小卧室的门开着,老刘和韩洋把冯小美倒挂在合欢床上玩意大利吊灯。

亚历克斯冲着我说了句什么,我没听懂,他指着夏娜的生殖器,用手比划数字“6”:这是夏娜今天第六次射精。我竖起大拇指,绞尽脑汁想了一句洋文:very good。李小灯走过来低头叼住夏娜的小肉棒儿,王东抗议道:你吃了两回了!我还没吃呢!

又插了不知多少下,快要射精时我把阴茎抽出夏娜的屁眼,用力加紧尿道括约肌,四处寻找射精的地点。我刚退下,夏娜的屁眼还没来得及合拢,托马斯就迫不及待地插入。夏娜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下体,流着泪说:“杰哥搞了好久啊!妹妹快被你弄死了!”我扶着阴茎准备往夏娜脸上射,李灯儿抢先一步提着阴茎从江璇儿屁股后面撤出,噗地一下射在夏娜脸上。我瞪了李灯儿一眼,转身找别处卸货。李灯儿好像占了很大的便宜哈哈大笑。怡婷及时地吐了口中的一根阴茎,冲着我喊道:“杰哥,我要!”我连忙挤过去,龟头还没送进怡婷口中,括约肌就松了力气,压抑许久的精液喷涌而出。怡婷长大嘴巴接了一股,又有一股落在她白皙的脖颈上。

射精后方才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,双腿一直半蹲着,酸麻无比。我蹒跚着找了个小沙发躺下,扯了几张纸巾擦汗。看着眼前淫糜的场景,等待大脑放空,贤者时刻让我的视野越来越模糊。嘈杂的音乐渐渐化成了一滩混沌的耳鸣……

睡了不知多久,醒来发现周围变得十分安静。白天忙工作,晚上聚会参加了一半又去加班,回来又一番剧烈运动,体力竟然不如当年,才操了一轮就累得睡着了。我站起身找手机看时间,发现大厅沙发上睡着几个人,还有人打鼾,空调呼呼地吹着热风,令这深秋不觉得寒冷。我在二楼博古架上找到自己的手机,显示时间为凌晨三点十三,记得我来到鹿岛别墅时大约零点三十,加入轮奸大战大约一点左右,退出战斗可能是一点半,看来我睡了一个半小时多。膀胱肿胀,我被尿憋醒的,然后就去找厕所。

二楼厕所里有动静,推开门见到雾气蒸腾,托马斯和一个壮硕的毛子正在浴池里洗鸳鸯浴。托马斯是本国人,土得掉渣,给自己起了个洋气十足网名。平时我们没什么交集,有时他嫖了人妖就在群里发图。没想到他还男女通吃,攻守兼备,此刻娇羞地埋在洋鬼子怀里,洋鬼子一双毛茸茸的手掌轻轻爱抚托马斯的脸颊。我敲敲门:“你们忙你们的,我撒泡尿。”便不顾他俩,急冲冲地走到马桶前放水。洋鬼子用蹩脚的英语说了几句什么,我听不懂,托马斯翻译道:“伊戈尔问你,要不要咱们仨一起来玩?”我摇摇头:“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”。

出来四处溜达,想找个平整些的地方继续睡觉。二楼有三间卧室,门都关着,我顺次推开。第一间屋子里,江璇儿身着皮衣手里拿着一根细细的铁链,李灯儿和刘总被麻绳绑成龟甲缚,一个戴着眼罩,一个胯下全都是红蜡。江璇儿扭头看了我一眼,目光冷酷,显得入戏很深。我说了句抱歉,赶紧把门关了。

第二间屋子里,阿福、呆呆、大B还有王东每人端着一个手机,盘腿在大床上坐成一圈,全神贯注地正在打游戏,我推门进入,他们浑然不知,阿福指挥其他三个人:“350方向有个狙!先别管那个拿UZI的!”我只好关了门找下一间。

第三间屋子门反锁着,不知道什么人在里面,我猜十有八九是有人已经占了这间屋子睡觉。侧耳倾听,里面的确有鼾声。再看大厅,韩洋霸占一个沙发、周强霸占一个沙发,李小灯儿蜷成一团缩进另一个小沙发里,都在睡觉。我先前躺过的小沙发太窄了,睡得腰疼。我去酒柜找了一瓶脉动,一边喝一边去一楼找卧室。

一楼主要是厨房和餐厅,有点冷,不是睡觉的好地方。我听见楼梯尽头有说话声,便来到地下浴室。鹿岛有地热,富豪们纷纷在此购买别墅,享用天然温泉。每个别墅的地下一层都是温泉浴室。李灯儿的浴室装修成日式风格,打推拉门,我看到夏娜、梦迪、菲菲、小美、林然蹲坐在浴池里,金夜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听女孩们聊天。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矿物的潮湿气味。

“加入你们的聊天不会太不礼貌吧?”我问。她们摇摇头,我就走进浴池,坐在林然旁边。我闭上眼睛享受温水滋润皮肤,旁边的姑娘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无关紧要的八卦,都是女孩子家的鸡毛蒜皮的琐事。我问夏娜行李都收拾好了吗?夏娜点点头:“嗯,早就收拾妥当了,寄存在菲菲家,后天——啊不——应该是明天菲菲陪我去曼谷。”我纳闷夏娜平时不是一直住在枫林路的吗?夏娜看出我的疑惑,解释说:“我和李总已经分手了,再住在他的房子里也不合适,所以就主动搬出来。”

夏娜环顾四周:“这个小别墅也是李总常带我来玩的地方,我执意要做手术,李总反对了好多次,有几次闹得都快打起来。李总喜欢没做过手术的TS,他说,如果我要彻底变性,他就不养我了。”

我点点头:“这事儿灯儿也跟我说过。TS的性别认知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儿。我支持你,人毕竟还是要给自己活的。”

夏娜又说起自己的童年经历,她从上幼儿园起就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是个女孩,变成女人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追求。我说:“怡婷也是这样,她变性的事我全力支持……只是……我也不富裕,帮不到她。”一些往事涌上心头,心里郁闷,就叹了口气。

林然伸手握住我的胳膊:“Jason哥哥,我们都很羡慕婷婷姐,她有你这样一个……一个……”她一时语塞,找不出合适的词形容我和怡婷的关系。菲菲也夏娜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林然吓得吐了吐舌头,低头不敢说话。我在水中轻轻拍拍林然的大腿,示意:“没事儿”。

“那你从泰国回来怎么生活?”我支开话题问夏娜。夏娜目光空洞地看着墙壁:“再说吧!麻烦事还多着呢,还有医学证明、精神证明要办。我有生之年一定要把身份证上的性别改过来。”她的眼光突然变得犀利,严厉地看着林然说:“妹妹,姐姐的流过的血和泪不能让你再流一遍,你无论如何也要把高中念完。卖身这个坑越陷越深,你不要上我们这个贼船!”

菲菲捅了捅夏娜,示意她不要再说,看了看我。她们都怕我再想怡婷的事。夏娜急忙换了个话题:“对了,曼谷有哪家好吃的冬阴功汤店?这次一定要去……”其他人也忙不迭地应和泰国小吃美食的话题,气氛扭转得十分生硬。我看出自己是个不和谐因素,便起身走出浴池。

“杰哥哥去哪里?”小美扯下披在身上的浴巾,塞到我手里,梦迪也拿了一条毛巾抢着给我擦身。我忙说谢谢,擦了擦身上,说:“我想抽个烟。”说完向三楼走去,我记得加入淫乱大会前,衣服裤子都在三楼放着。小美把浴巾披在我肩上叮嘱道:“外面冷,哥哥别感冒了。”

三楼是平台,只有半层,有一间茶室和一个小卫生间。小卫生间的门正对着茶室的门,茶室的大落地窗外是屋顶小花园。我准备去茶室穿了衣服,然后去屋顶小花园抽个烟。茶室没有门,只有一扇门帘。掀开门帘,眼前的一幕让我站立不稳——

茶室的地毯上睡着三个人,中间那人是怡婷,和那个名叫亚历克斯的俄国人紧紧相拥,四条腿勾在一起。怡婷娇小的身躯被亚历克斯毛茸茸的怀抱包裹,她仰着脸,嘴唇与亚历克斯的嘴唇相接,显然是入睡前还在接吻。怡婷和亚历克斯的阴部紧贴着,依稀能看到一根“Tenga”牌的双头飞机杯夹在俩人中间。怡婷身后是三个毛子里的第三人,名字好像是谢尔盖,紧贴着怡婷的后背,阴茎半软半硬,搭在怡婷的臀缝处。还有些没干的粘液连在他和怡婷的身体之间。谢尔盖的胳膊放在怡婷的头下,怡婷枕着他的胳膊。谢尔盖的另一只手亲昵地搭在怡婷的腰上。三个人都沉睡着。

这个场面令我胸口发闷,一股浓烈的醋意涌上心头。很多年前当我还在照顾怡婷时,每个晚上我俩都以这种姿势入睡。要么我俩相拥而眠,睡梦中迷迷糊糊醒来,还要再吻一吻对方的嘴唇。要么怡婷蜷缩着,我怀抱她的后背,她枕着我的胳膊。我们挤在狭小的寓所里,冰箱里只剩最后一棵卷心菜,也要做成四菜一汤。记得有一回我过生日,怡婷用省吃俭用的零花钱买了一支杂牌的双头飞机杯——其实就是个廉价的硅胶圆筒——送给我做礼物。那时我口袋空空,性欲高亢,见到带洞的东西都想用阴茎捅一捅。几乎每天晚上我和怡婷都要用硅胶圆筒面对面地做爱。她热切地想变性,我也全心全意地把她当作女人对待。再后来……再后来怡婷断药了,我押丢了一批重要的货,合伙人卷钱跑路,房东也不许我们再住……

各种回忆充斥着我的脑袋,我颤抖着退出茶室,茫然地走到别处,问自己:为什么我和怡婷最后成了这个样子?

一双小手从背后环抱我的腰,林然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飘来……哥哥!哥哥!哥哥你还好吗?我愣了好久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走到了一楼的餐厅,赤裸着坐在冰冷的大理石餐桌上。林然炽热的怀抱烘烤着我的后背。我转身抱着她:“没事,我……我……我抽完烟有点困,坐在这里,嗯,发发呆。”

“哥哥不要说了,姐姐们把你的故事都讲给我听过。你没有抽烟,梦迪姐姐怕你上三楼去找婷婷姐,让我跟着你。结果出了浴室就找不到你了。”她伸手摸我的脸,我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。

回到浴室,女孩们都表情凝重地看我。梦迪命令道:“你就在这里和我们一起休息吧,外面也冷,这里暖和。”如今梦迪是这里的女主人,她出言挽留我不便再拒绝。我找了个榻榻米躺下,林然抱过来几条干浴巾盖在我身上。我像一具尸体一样躺着,一动不动,一声不吭,默默地听女孩闲谈八卦。女孩们把夏娜围在中央端详她的肛门和阴茎,娜伊说:“这群色狼太过分了,娜娜姐今天受苦了。”

夏娜如释重负地说:“终于伺候完了这群禽兽,我以后要永远摆脱这个恶心的生殖器了。”她扭头看我:“这群禽兽也包括你!我记着呢,你那么粗鲁地日了我,一点也不像平时温柔的Jason。”

我十分抱歉地向她说对不起:“今天被气氛感染,变得很不像自己。”

娜伊说:“我看见了,杰哥本来对娜娜很温柔的,但是婷婷走到杰哥旁边以后,杰哥就变得粗鲁了。”

梦迪对我说:“杰哥……你也别责怪婷婷,走上了这条路,都迫不得已。”

我说:“没事,我懂。其实我挺感激刘总的,他在生意上比较实在,不和我玩虚的。而且刘总把怡婷一直照顾得不错。刘总这人比较敞亮,有好几次还约我去他家,让我和怡婷……”

梦迪说:“婷婷今天一直盯着你,想抽空伺候你一回。可是你操完娜娜就睡着了,真不中用!除了娜娜,今天她最辛苦,被干了十回都不止!一分钟都没有休息过!”

我问:“娜娜,你今天做了多少次,是不是已经破了那个10连战的记录?”

女孩们嘻嘻地笑了起来:“破了好几倍了都!你数数今天来了多少个直男?”我掰着手指输了一会儿:“李灯儿、刘总、彪哥……我操,十六个呢。”夏娜伸腿踢了我一脚:“傻子!十七个!还有你自己呢!”

“娜娜的屁眼儿被捅了整整二十回。李灯儿说要凑个好数字,就让那三个洋鬼子每人多操了一次。”菲菲说。

“娜娜的小鸡巴被撸了十次。也是刻意凑了个数字。你睡着那会儿,他们盘点战绩,还拍了好多照片。你睡得死沉死沉的,难道都不知道?”菲菲说。

一直沉默的小金子举手:“杰哥,我,我发誓,我没撸娜娜姐。”

女孩们都夸赞小金子:“一群男人里,就小金子出淤泥而不染,你以后不要和杰哥这些混账东西玩,迟早有一天变成他们一样的性变态!”

夏娜用一脸厌恶的表情说:“最恶心的是那个彪哥,还有刘总,非要让我干他们的屁眼儿。把我当什么了?我是女人啊!”

“你干了没?”我问。

夏娜含着泪扭过头不说话。看样子最后还是就范了。其他女孩们给我解释说,淫乱大会我还没来的时候,夏娜就先被口交弄硬,然后肛交了李灯儿兄弟俩。后来刘总、韩洋、老彪排着队让夏娜爆菊,还要夏娜给他们内射。夏娜只好象征性地给每个人插了几下,其他几个姑娘互换着替夏娜爆了那几个色狼的菊花。大家都保护林然,默契地让林然应付几个最年轻的色狼,林然被糟蹋得最少。

我回到浴室后,林然一直坐在我身边,对我十分照顾。聊到林然,几个姐姐们把林然拉开远离我:“然然不要总坐在这个男人身边,小心被他欺负。”我哭笑不得,我还没对她动邪念呢!我刚想争辩,结果胯下之物不争气地叛变了我,女孩们哄笑着看着我的阴茎慢慢站了起来,桀骜不驯地微微颤抖。

“杰哥是不是没玩够?”“杰哥才射了一次呢。”“杰哥,你现在心里想的是谁?不许动林然的念头呀。”她们七嘴八舌地问我。

梦迪说:“杰哥远来是客,还是我来招待吧。”其他人纷纷鼓掌:“这才是女主人的范儿嘛。”

梦迪却招手让林然也凑过来:“然然你来学学,伺候男人应该这样做。以后我没工夫伺候李总的时候,你来帮我应付李总。”看来我判断没错,李总和林然之间也达成了某种包养协议。李总包养夏娜的时候,夏娜是梦迪的师父,梦迪有时参与李灯儿和夏娜的床笫之欢。如今夏娜和李灯儿分手,梦迪当了正室,林然便做这个“陪房丫头”。

林然跪在我身边,聚精会神地看梦迪为我口交。梦迪口技精湛,舌尖在我的龟头撩拨,时而整根吞下。金夜也凑过来观看。梦迪吞吐了一阵,问金夜:“小金子是攻还是受?要不给你杰哥裹裹?”我连忙制止:“不要不要,小金子你去外面玩儿去。”梦迪说:“那林然你来吧。”

林然爬下,笨拙地模仿梦迪的动作,梦迪像个严苛的导师,不住地摇头:“口交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,你还要多练习。要想做一个女人,既然先天不足比别的女人少一个洞,就要后天努力,不然怎么留住男人的心?”我连忙夸赞:“梦迪你要求太高了,林妹妹口技已经很好了,我很喜欢。”

二人又为我口交了十几分钟,梦迪详细讲解各种形状的阳具,面对各种阳具应该如何口交,竟然是一门深奥的学问。最后梦迪拉着我让我摆成各种造型,给林然传授性爱的体位。夏娜也凑过来指指点点,俨然一位资深的导师。口交传授完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,我抗议道:“太累了,我困得厉害,你们要么换个教学模特,要么赶快放了我吧。”梦迪哈哈大笑:“好了好了,我发大招把你吸出来,就怕你缴械太快。”

说完她翻身上马,背对着我骑在我的胯部上方,用肛门对准我的阴茎缓缓坐下。方才口交,我的阴茎上已经沾满了她和林然的唾液,还有我自己分泌的体液,足够润滑。噗呲一声,我的阴茎就整根没入。“今天小迪也辛苦了,这是第几次肛交?”我问。

“不到十次呢。”梦迪回答。

“还是让我来吧,小迪姐姐辛苦了。”林然主动要求道。女孩们争执起来,有的不许林然与我交媾,有的则表示赞成。“我看可以,只要杰哥别再变成那副禽兽模样。”夏娜说。“然然,杰哥技术很好的,他可以和你配合,帮助你找到前列腺高潮。”我十分感激夏娜不计前嫌地替我说话。在这浴室内的六个人妖女孩中,夏娜是曾经和我有过床笫之欢的。

林然按照夏娜和梦迪的指导,背对我缓缓坐在我的阴茎上。“为什么要背对着杰哥做爱?”林然问。

“这样阴茎和直肠的契合度最好,容易找到G点,将来两人磨合熟悉了,就可以360度各个方向插入。”梦迪解释。

林然继续向下坐,插入一半后由我来微调角度。我调整几毫米,林然再插入几毫米,我再调整,林然再动……我们慢慢寻找最佳位置。磨合了很久,林然终于发出了销魂的呻吟。夏娜和梦迪笑着问:“找到G点了吗?”林然咬着嘴唇回答:“好像是……酥酥的,想尿尿。”

“尿意不用憋着,想尿就尿出来,别担心,这里是浴室。”我说。林然点点头。但是只有几滴液体淋在我大腿上。其实肛交时的尿意是神经错觉,并非真的有尿。

“还想便便……”林然娇羞地说。“没事,肛门放松,有少许粪便漏出来是正常事情。”我宽慰道。林然放松了一会儿,所幸肠道内空荡荡,并无异物排出。排空了膀胱和肠道,林然终于放下了所有心理负担,一上一下地和我交合。

阴茎和的菊花交合的同时,梦迪的双手在前方方不断揉着她小小的乳房,夏娜则扭头和林然尽情舌吻。在一旁观战的菲菲跪在我头边,俯下身子和我接吻。待林然的交媾进入状态后,我干脆双手扶着她的腰肢,耸起腰部向上挺送,为林然的前列腺助力,顿时将她顶到花枝乱颤,整个人似乎都没力气再支撑下去一般,而我也预感自己距离射精越来越近了。

我犹豫要不要示意林然动作慢一点,以免我过早射精,这时她的呻吟达到了巅峰,突然全身僵硬,全身剧烈颤抖起来。我适时停止了抽插,用手扶住她的臀部,免得她失控瘫倒在我身上。梦迪也感知到林然高潮临近,加快了用热吻攻击她耳垂和脖子上的敏感带。我继续用龟头顶住她的前列腺,徐徐发力,等待了几十秒,林然射精了。娜伊和菲菲欢呼着用手机记录林然射精的瞬间,她的小鸡鸡半软不硬地举着,像水龙头一样释放出粘稠的液体,并不像阴茎高潮一样剧烈射精,而是像女性高潮一样持续而浑厚。

我也感觉到炽热的粘液流淌到了我的大腿上,再顺着两腿之间的缝隙向我的阴囊流动。林然的高潮持续了半分钟之久,然后瘫软下来。我说:“然然配合一下,哥哥还没射呢。”林然坚持着保持蹲坐的姿势,我坐起来用前胸贴紧她的后背,双手扣在她的小胸脯上撩拨那两枚小樱桃,叼住她的耳垂。我用胳膊控制着林然上下耸动,如同一个巨型飞机杯在我的阴茎上套弄。其他姑娘们围成一圈,每人手里端着一个手机拍摄我和林然的交媾。林然大声地呻吟,刺激着我更快速地抽插。

射精前我问林然:“妹妹,你希望哥哥射在哪里?”林然嘴里乱七八糟地呻吟着,无法构成完整的句子,也听不清她到底说射在哪里。见到周围四五台拍摄的手机,我决定用最有画面感的方式结束这次交媾——我忍住精关从林然的肛门里拔出,把林然放在地上,调整姿势跨立跪在她大腿上方,让她和我面对面。我扶着林然刚刚高潮的阴茎,上面被浓稠的精液覆盖着,我把自己的阴茎对准她的阴茎,括约肌一松,一股又一股精液喷射到了她的龟头上。